世界末若梦醒时为你停留花语吟风,缘随云起已分两地女人,情人,老公日的恐慌

向下

世界末若梦醒时为你停留花语吟风,缘随云起已分两地女人,情人,老公日的恐慌 Empty 世界末若梦醒时为你停留花语吟风,缘随云起已分两地女人,情人,老公日的恐慌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14 pm

玛雅人预言,地球将在第五太阳纪迎向完全灭亡的结局,当第五太阳纪结束时,必定会发生祛斑小妙招太阳消失,地球开始摇晃的大剧变,而这终结日据推算,为现今西历对照,就在西元2012年12月22日前后。玛雅人说2012年12月21日的黑夜降临以后,22日的黎明永远不会到来。 其实,我并不相信,于是我还悠哉游哉晃荡在图书馆与宿舍以及食堂这稳固的三角关系中。但即便如此,我的内心还是有着莫名的恐慌,来自世界末日的恐慌。 如若世界末日真的来临,我该是以怎样的光景同这个世界一起毁灭?我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爱我的亲人,彼时我能否与他们一道迎接那个可怕的时刻?出现并温润了我二十二年枯燥生命的友人,会不会在某个绝望的瞬间想起我?如若世界末日真的来临,我想起了许多许多我未完成的梦,还有我生命里最珍贵的人。每每思维及此,总是像个精神病患者,恐慌莫名,患得患失。 我想起我小时候作文里写的“我的梦想是当蛋糕师”。小时候总是很馋,却是极少有零花钱来买乱七八糟的零食。妈妈总教育我吃垃圾食品不健康,于是极少有机会去品尝除却米饭牛奶水果等营养丰盛食物之外的食品。每每见着小朋友吃,自己则只能眼巴巴望着吞口水。 想成为蛋糕师的初衷是,还当年的那个他一个蛋糕之城。那是一个暖风徐徐的春季,世间万物刚刚复苏,还没有褪去冬的装束。有一个住我家隔壁的小男孩,会每天放学后陪我回家。和往常一样,我们穿过悠长的小巷,踩过青色的石板路,走累了,我们就坐下来休息。他忽然叫我在这别动等他一下。几分钟之后他回来,手里像捧着圣物般地捧着一个蛋糕,小小的粘有好多乳白色的奶油,现在看来是最古老最俗气的蛋糕。他说,对不起啊,没那么多钱,南京SEO外包只够买一个,我们分着吃吧。但是他就一开始咬了一小口,剩下的都归我舔光了。我舔舔嘴唇意犹未尽地说,我将来要当个蛋糕师,还你许多许多的蛋糕。他无所谓的笑笑。 后来,在老师布置的作文里记下了做蛋糕师的梦想,小男孩在此之前搬走了,再也没人给我买蛋糕了。嘿,如果末日真的来到,我还没有找到那时的他,还没有还他一城池的蛋糕,好不甘心。 高中是没有梦想的,被高考压迫得像只安分守己的猪,上课吃饭,永远做不完的习题,十二点以后睡觉六点起床。直到了大学,才终于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而且是比较实际的梦想。梦想能开一个小书店,卖自己喜欢的书,书架是一排排的小格子,分一小块空间摆几张桌子,沏上口感不错的茶,可以一边品茶一边品书。这个梦想是我自己的,不能依靠着父母而实现,自己努力实现才是属于我的真正的梦想。为此,我都算计好了,不考研,明年毕业,头三年用来筹资,二十六岁回家开书店,心情来了就出去旅游,看看别的城市的风景和人。可是,可是,若是末日来了,我最想要最可能实现的梦想都没有完成,我是不是,这二十几年的光阴就白来这世上溜达了? 我时常在睡前辗转反侧,想念我这一生已然遇到的珍贵的那些人。无可否认,父亲母亲是上天给我最最珍贵的礼物,我想每双父母都是如此。 时间总是迫不及待向前冲锋,又是凌晨的光景,刚才还是光彩夺人的日光灯收敛了它的锐气,只剩下一个小灯行单影只地亮着,那是对面床的女孩在玩梦幻西游。我闭上眼,却还是不能抵挡住灯光咄咄逼人的光线,我还是不可避免地窥见那数控改造些温柔又刺眼的亮光打在我的眼皮上,我的整个脸上。隔壁床传来若有若无的鼾声,我深呼了一口气翻了个身面墙而睡。真要命,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要是真的是如玛雅人预言的2012年,我该怎么办?你们给我买的漂亮衣裳,给我拍下的美丽照片,毫不吝啬给我的儿时的幸福和温暖,给我做过的世界上最美味的饭菜,受挫时给我讲的窝心的话语,不听话时给我的温柔的数落,寒冬里的那一杯又一杯的热牛奶,如此云云。而这些通减肥方法通,我都没有给他们二老准备好。 我初中的时光里遇到了两位我想要一辈子珍惜的人物:哥哥秦小溱先生和好姐妹萍子小姐。如今,我们隔着长长的城市长长的乡村,各占一省。很多时候我独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总会不由自主回头,看一看当初的他们,能否奇迹般出现在身后对着我微笑?曾经,我们经历过怎样的友情我已不想有再多的回味,当初和萍子小姐一起挨批罚站的经历依然是如此的清晰,和哥哥一起在打着瞌睡的老师的眼皮下互传纸条的光景也是同样历历在目,而这些,现在都成了我脑中永远的回音。在这一刻,我只希望,若有一天,若能相见,我祈祷这一天是世界末日之前的某天。若有一天,我们都走过同一条街道,都看见同一片夕阳,都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或者是,穿过身边行色匆匆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即将拐进一条沉默的小巷的那个路口,我回头,就看见了你们,白衣翩翩的少年和蓝裙飘飘的少女。 回首眺望高中的岁月,不可避免地有许多人是我此生都无法忘怀的——小弟卓P,大姐大璐姐,男人婆辉辉,个性腐女小纤,清纯无敌可爱美少女勤小样,古典淑女雯雯,脾气好到欠扁的蛇小莉。同样的,不管有没有未来,我还是会任性的选择和你们惺惺相惜在这个青春里。我一直很庆幸,感谢老天的馈赠,不管这个世界有多乱七八糟凌乱不堪,我孤单寂寞无所依的时候你们仍是我的坐上宾。很开心偶尔能和你们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喝酒吃辣划拳玩乐,你们总是容忍我开很过分的玩笑,你们做家常从不介意为我添碗加筷。江湖既大又乱,却一直没有什么诱惑足够让你们撇下我。即使时间与记忆交织,即使梦想与现实交织,你们依然尽力让它们顺向而行,依然记得当初的我,不嫌弃长大后的我。 深情的暮春夜晚没有一丝声响了,整南京关键字排名个世界静谧了。可知否?正因为有你们这些可爱的存在,我的时间我的生命才开始明亮起来。非常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丰饶了我青春里的空虚岁月,感谢你们没有嫌弃我一成不变的锅盖发型,并且忍受我那不留情面的调侃和玩笑,感谢你们让我在三年以后想起你们,还如此真切的感受到那质朴无邪的温暖,感谢你南京关键字排名们让我在这片回忆的荒原中,保留有了一大片绚烂的花园。 大学三年级了,时间的步伐一如寻常,波澜不惊地走过。在这一段逐渐踏向未来的光阴中,我遇见了你——把金贤重称呼为“我男人”的鱼鱼小姐,经常叫男朋友给我买奶茶的娟娟姑娘,即使躺着也会被全体宿舍集体当靶子的席海海,每天晚上作伴活动半小时的远姑娘。所谓后青春,大抵就是我们的模样,如一块方糖,有棱角,易碎,甜蜜。我们必须要亲自用舌尖的热量去融化这块方糖,才能品尝到它的蜜甜,而不能把它弃在一旁隔岸观火。 在大三这个人生的分叉路口,通向未来的路有那么多条,到底哪一条能够通往幸福的终点我没能力预见。但我深信不疑,你们都有勇气面对自己以后的路,因为我知道的你们都是很勇敢的孩子。加油。 嘿。假如真有世界末日,那一刻的我也许是独自一人处在寂静中,黑夜里有要把天空撕裂的闪电。而我,必定是极度害怕的。然而我惶恐的不是我即将死去,而是一直以来存在于我生命中的最最珍贵的人物和梦想。 嘿。假如世界没有了,我真的舍不得你们,我是如此害怕失去你们。我带着这样的恐慌短暂前行,我希望它永远不要成为现实。 PS:梦想,父母,朋友,我如此深深的爱着你们。 瑪雅人預言,地球將在第五太陽紀迎向完全滅亡的結局,當第五太陽紀結束時,必定會發生太陽消失,地球開始搖晃的大劇變,而這終結日據推算,為現今西心中的时间是歷對照,就在西元2012年12月22日前後。瑪雅人說2012年12月21日的黑夜降臨以後,22日的黎明永遠不會到來。 其實,我並不相信,於是我還悠哉遊哉晃蕩在圖書館與宿舍以及食堂這穩固的三角關系中。但即便如此,我的內心還是有著莫名的恐慌,來自世界末日的恐慌。 如若世界末日真的來臨,我該是以怎樣的光景同這個世界一起毀滅?我的父親母親以及所有愛我的親人,彼時我能否與他們一道迎接那個可怕的時刻?出現並溫潤瞭我二十二年枯燥生命的友人,會不會在某個絕望的瞬間想起我?如若世界末日真的來臨,我想起瞭許多許多我未完成的夢,還有我生命裡最珍貴的人。每每思維及此,總是像個精神病患者,恐慌莫名,患得患失。 我想起我小時候作文裡寫的“我的夢想是當蛋糕師”。小時候總是很饞,卻是極少有零花錢來買亂七八糟的零食。媽媽總教育我吃垃圾食品不健康,於是極少有機會去品嘗除卻米飯牛奶水果等營養豐盛食物之外的食品。每每見著小朋友吃,自己則隻能眼巴巴望著吞口水。 想成為蛋糕師的初衷是,還當年的那個他一個蛋糕之城。那是一個暖風徐徐的春季,世間萬物剛剛復蘇,還沒有褪去冬的裝束。有一個住我傢隔壁的小男孩,會每天放學後陪我回傢。和往常一樣,我們穿過悠長的小巷,踩過青色的石板路,走累瞭,我們就坐下來休息。他忽然叫我在這別動等他一下。幾分鐘之後他回來,手裡像捧著聖物般地捧著一個蛋糕,小小的粘有好多乳白色的奶油,現在看來是最古老最俗氣的蛋糕。他說,對不起啊,沒那麼多錢,隻夠買一個,我們分著吃吧。但是他就一開始咬瞭一小口,剩下的都歸我舔光瞭。我舔舔嘴唇意猶未盡地說,我將來要當個蛋糕師,還你許多許多的蛋糕。他無所謂的笑笑。 後來,在老師佈置的作文裡記下瞭做蛋遐想……糕師的夢想,小男孩在此之前搬走瞭,再也沒人給我買蛋糕瞭。嘿,如果末日真的來到,我還沒有找到那時的他,還沒有還他一城池的蛋糕,好不甘心。 高中是沒有夢想的,被高考壓迫得像隻安分守己的豬,上課吃飯,永遠做不完的習題,十二點以後睡覺六點起床。直到瞭大學,才終於有瞭一些自己的想法,而且是比較實際的夢想。夢想能悠悠春天的味道開一個小書店,賣自己喜歡的書,書架是一排排的小格子,分一小塊空間擺幾張桌子,沏上口感不錯的茶,可以一邊品茶一邊品書。這個夢想是我自己的,不能依靠著父母而實現,自己努力實現才是屬於我的真正的夢想。為此,我都算計好瞭,不考研,明年畢業,頭三年用來籌資,二十六歲回傢開書店,心情來瞭就出去旅遊,看看別的城市的風景和人。可是,可是,若是末日來瞭,我最想要最可能實現的夢想都沒有完成,我是不是,這二十幾年的光陰就白來這世上溜達瞭? 我時常在睡前輾轉反側,想念我這一生已然遇到的珍貴的那些人。無可否認,父親母親是上天給我最最珍貴的禮物,我想每雙父母都是如此。 時間總是迫不及待向前沖鋒,又是凌晨的光景,剛才還是光彩奪人的日光燈收斂瞭它的銳氣,隻剩下一個小燈行單影隻地亮著,那是對面床的女孩在玩夢幻西遊。我閉上眼,卻還是不能抵擋住燈光咄咄逼人的光線,我還是不可避免地窺見那些溫柔又刺眼的亮光打在我的眼皮上,我的整個臉上。隔壁床傳來若有若無的鼾聲,我深呼瞭一口氣翻瞭個身面墻而睡。真要命,又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要是真的是如瑪雅人預言的2012年,我該怎麼辦?你們給我買的漂亮衣裳,給我拍下的美麗照片,毫不吝嗇給我的兒時的幸福和溫暖,給我做過的世界上最美味的飯菜,受挫時給我講的窩心的話語,不聽話時給我的溫柔的數落,寒冬裡的那一杯又一杯的熱牛奶,如此雲雲。而這些通通,我都沒有給他們二老準備好。 我初中的時光裡遇到瞭兩位我想要一輩子珍惜的人物:哥哥秦小溱先生和好和儿子共同走姐妹萍子小姐。如今,我們隔著長長的城市長長的鄉村,各占一省。很多時候我獨自一人站在十字路口,總會不由自主回頭,看一看當初的他們,能否奇跡般出現在身後對著我微笑?曾經,我們經歷過怎樣的友情我已不想有再多的回味,當初和萍子小姐一起挨批罰站的經歷依然是如此的清晰,和哥哥一起在打著瞌睡的老師的眼皮下互傳紙條的光景也是同樣歷歷在目,而這些,現在都成瞭我腦中永遠的回音。在這一刻,我隻希望,若有一天,若能相見,我祈禱這一天是世界末日之前的某天。若有一天,我們都走過同一條街道,都看見同爱是谨以此文一片夕陽,都呼吸著同一個城市的空氣。或者是,穿過身邊行色匆匆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即將拐進一條沉默的小巷的那個路口,我回頭,就看見瞭你們,白衣翩翩的少年和藍裙飄飄的少女。 回首眺望高中的歲月,不可避免地有許多人是我此生都無法忘懷的——小弟卓P,大姐大璐姐,男人婆輝輝,個性腐女小纖,清純無敵可愛美少女勤小樣,古典淑女雯雯,脾氣好到欠扁的蛇小莉。同樣的,不管有沒有未來,我還是會任性的選擇和你們惺惺相惜在這個青春裡。我一直很慶幸,感謝老天的饋贈,不管這個世界有多亂七八糟凌亂不堪,我孤單寂寞無所依的時候你們仍是我的坐上賓。很開心偶爾能和你們其中的一個或者幾個喝酒吃辣劃拳玩樂,你們總是容忍我開很過分的玩笑,你們做傢常從不介意為我添碗加筷。江湖既大又亂,卻一直沒有什麼誘惑足夠讓你們撇下我。即使時間與記憶交織,即使夢想與現實交織,你們依然盡力讓它們順向而行,依然記得當初的我,不嫌棄長大後的我。 深情的暮春夜晚沒有一絲聲響瞭,整個世界靜謐瞭。可知否?正因為有你們這些可愛的存在,我的時間我的生命才開始明亮起來。非常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豐饒瞭我青春裡的空虛歲月,感謝你們沒有嫌棄我一成不變的鍋蓋發型,並且忍受我那不留情面的調侃和玩笑,感謝你們讓我在三年以後想起你們,還如此真切的感受到那質樸無邪的溫暖,感謝你們讓我在這片回憶的荒原中,保留有瞭一大片絢爛的花園。 大學三年級瞭,時間的步伐一如尋常,波瀾不驚地走過。在這一段逐漸踏向未來的光陰中,我遇見瞭你——把金賢重稱呼為“我男人”的魚魚小姐,經常叫男朋友給我買奶茶的娟娟姑娘,即使躺著也會被全體宿舍集體當靶子的席海海,每天晚上作伴活動半小時的遠姑娘。所謂後青春,大抵就是我們的模樣,如一塊方糖,有棱角,易碎,甜蜜。我們必須要親自用舌尖的熱量去融化這塊方糖,才能品嘗到它的蜜甜,而不能把它棄在一旁隔岸觀火。 在大三這若梦個人生的分叉路口,通向未來的路有那麼多條,到底哪一條能夠通往幸福的終點我沒能力預見。但我深信不疑,你們都有勇氣面對自己以後的路,因為我知道的你們都是很勇敢的孩子。加油。 嘿。假如真有世界末日,那一刻的我也許是獨自一人處在寂靜中,黑夜裡有要把天空撕裂的閃電。而我,必定是極度害怕的。然而我惶恐的不是我即將死去,而是一直以來存在於我生命中的最最珍貴的人物和夢想。 嘿。假如世界沒有瞭,我真的舍不得你們,我是如此害怕失去你們。我帶著這樣的恐慌短暫前行,我希望它永遠不要成為現實。 PS:夢想,父母,朋友,我如此深深的愛著你們。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http://shwj123.sou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