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的时间为了爱的人,我要好好的活爱了,伤更痛是一场假面的游戏唁慰

向下

栀子的时间为了爱的人,我要好好的活爱了,伤更痛是一场假面的游戏唁慰 Empty 栀子的时间为了爱的人,我要好好的活爱了,伤更痛是一场假面的游戏唁慰

帖子 由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03, 2013 4:09 pm

南京SEO外包服务 种慰藉,透过夜之幽蔽,娓娓而述。 屈指已经算不过来,栀子的花香熏过的日子。虽时见其萎谢,但多见其新绽。其若洞箫的音律一般,奏着夏独有之清凉,也若绿蘸了露珠一般,膏润,怡爽。 只要是栀子花期,我依循惯性,每日均观瞻片臾,以洗漱心之尘污。说得夸张些,肺囊里仍不止一丝栀子花的清芬之幽绕。栀子花其白犹凝乳一般,蓄了一层如月的酥柔。无需思维的加工,我可以自其清芬,观其漫逸,如禅诗之开心智之扉,溃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簦瘢瘢悖铮恚瘢酰猓幔睿恚蒽畎叩男∏厦牛郏酰颍欤蓓趣暗孳。 靠近那丛栀子,隐于枝叶的花蕾已经很少很少,仅有一、二枚。待其吐放之后,要看栀子花,恐怕等到明年。蓑翁确实一年不比一年,步子迈宽一点,也有下气不续上气之感矣!即使拄杖凭拐,也走不远。 也许省略了一些细节的故事乏了生动;忽视了过程的眷恋,不会刻骨铭心。我运神于一朵栀子花的孕发,直至其枯萎。因此,我由着记忆反复回放。我不忍认为,栀子花的萎落,这是一种嘎然而止的青春。我坚持着,栀子花的萎落,乃是一种有期的等待。 空旷无垠,而目之所及,只有风之扬飞,在这种境况之中,我会拦住可能出现的女子,恳请她听我灵魂寂寞时发出的呻吟。 蓑翁听到极其娇嫩的声音,如婴儿脸上的校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簦瘢瘢悖铮恚螅澹铮担矗担莺贾萃居呕郏酰颍欤荭一般,对母性的触动。 这些日子,说不上快乐自在。我对自己说话,甚至,弄一些很滑稽荒诞的问题,审问心神。 蓑翁,被今日的时光隔离,思想于记忆与想象两向挤压。来来回回,总在囹圄之间。蓑翁做着狭小时空里的囚徒。 如果,仍在昨日,我会肖一滴如水之轻灵,使之经历风之送迎,最后溶入海的歌唱。 如果,站立于明日,我将卸下身体里的辎重,借星之预示,飞向纯净的疆域,如是,我可以自由俯仰,风汤而雨羮,天庐而地毯。 蓑翁,此刻最大的最美的享受,乃是呼吸最新鲜的空气。在呼与吸的轮换,蓑翁似乎有了更清澈的感知。 蓑翁,总想用最简易的方式,用最原始的工具,采集生活资料。用物之生灭,用本无义之谶言,定义每一个“明日”,来预兆胜败输赢。 其谢有代者,其静有叮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簦瘢瘢悖铮恚睿辏鳎辏螅保玻常菽暇┩窘ㄉ瑁郏酰颍欤莜者,蓑翁倚静而享动之妙,拾其所谢,而观其所代,由此而喻世事之衍变,风起云涌,则天常异矣! 有新的叶,也有新的馥郁,充盈日子,那些深茂担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穑颍铮洌酰悖簦悖瑁纾铮睿纾悖瑁幔睿纾悖铮恚洌常常矗玻叮玻常梗瑁簦恚欤菽暇┗哺脑欤郏酰颍欤菽,犹如华章里的警句,与心灵忧伤的疗治。疏红寥白,其气蓊葧,不输春盛之时。这一点也不同于秋之物谢而无代。蓑翁,自枯干之花瓣,分明听得有不散的香气,幽幽与人,一缕一缕去人烦乏。 如果,看天色,穹顶乃黑云,而四沿皆有光漫溢,苍茫更尤。 电光,明明灭灭。雨欲下未下。 远一点的地方,除了一点轮廓,象征诸野之寂寥外,再没有别什么内涵了。蓑翁阻于茅庐,只能用心情里的些许闲适,于飞秒驰分里,消损形容。 谁可以化无聊的等待,为微妙的闲隙呢?流动,飘离,这些清逸的动作,无以秉承自然的意志。无意而有益,无味而生味矣。 彷徨,总是心灵的常客,于春于夏,于秋于冬,成为镶嵌于每一环年轮的珠贝,色彩并不缤纷,只是不合事宜的与人讪讪。 于是,蓑翁罔矣。穷目千里,而不得之所要也。 揽虚凭空,烟云之形色,不曾弥至灵魂的世界,疏松抑郁,以阔闳的面积,分散密麻之瑟瑟。 萧萧然#郏酰颍欤剑瑁簦簦穑海鳎鳎鳎睿辏悖瑁酰睿妫澹睿纾悖铮恚菽暇樱牛贤獍郏酰颍欤莠飞而不滞,前之前,后之后,皆其所掠。 倦倦然,悬而不落,上之上,下之下,皆其所侵。 一種东去流水慰藉,透過夜之幽蔽,娓娓而述。 屈指已經算不過來,梔子的花香熏過的日子。雖時見其萎謝,但多見其新綻。其若洞簫的音律一般,奏著夏獨有之清涼,也若綠蘸瞭露珠一般,膏潤,怡爽。 隻要是梔子花期,我依循慣性,每日均觀瞻片臾,以洗漱心之塵污。說得誇張些,肺囊裡仍不止一絲梔子花的清芬之幽繞。梔子花其白猶凝乳一般,蓄瞭一層如月的酥柔。無需思維的加工,我可以自其清芬,觀其漫逸,如禪詩之開心智之扉,理趣暗孳。 靠近那叢梔子,隱於枝葉的花蕾已經很少很少,僅有一、二枚。待其吐放之後,要看梔子花,恐怕等到明年。蓑翁確實一年不比一年,步子邁寬一點,也有下氣不續上氣之感矣!即使拄杖憑拐,也走不遠。 也許省略瞭一些細節的故事乏瞭生動;忽視瞭過程的眷戀,不會刻骨銘心。我運神於一朵梔子花的孕發,直至其枯萎。因此,我由著記憶反復回放。我不忍雪我心中最美[/ur[url=http://ttyy123.123ubb.com/t840-topic]两棵相爱的一l]認為,梔子花的萎落,這是一種嘎然而止的青春。我堅持著,梔子花的萎落,乃是一種有期的等待。 空曠無垠,而目之所及,隻有風之揚飛,在這種境況之中,我會攔住可能出現的女子,懇請她聽我靈魂寂寞時發出的呻吟。 蓑翁聽到極其嬌嫩的聲音,如嬰兒臉上的笑一般,對母性的觸動。 這些日子,說不上快樂自在。我對自己說話,甚至,弄一些很滑稽荒誕的問題,審問心神。 蓑翁,被今日的時光隔離,思想於記憶與想象兩向擠壓。來來回回,總在囹圄之間。蓑翁做著狹小時空裡的囚徒。 如果,仍在昨日,我會肖一滴如水之輕禅悟生命(外两章)靈,使之經歷風之送迎,最後溶入海的歌唱。 如果,站立於明日,我將卸下身體裡的輜重,借星之預示,飛向純凈的疆域,如是,我可以自由俯仰,風湯而雨羮,天廬而地毯。 蓑翁,此刻最大的最美的享受,乃是呼吸最新鮮的空氣。在呼與吸的輪換,蓑翁似乎有瞭更清澈的感知。 蓑翁,總想用最簡易的方式,用最原始的工具,采集生活資料。用物之生滅,用本無義之讖言,定義每一個“明日”,來預兆勝敗輸贏。 其謝有代者,其靜有動者,蓑翁倚靜而享動之妙,拾其所謝,而觀其所代,由此而喻世事之衍變,風起雲湧,則天常異矣! 有新的葉,也有新的馥鬱,充盈日子,那些深茂的,猶如華章裡的警句,與心靈憂傷的療治。疏紅寥白,其氣蓊葧,不輸春盛之時。這一點也不同於秋之物謝而無代。蓑翁,自枯幹之花瓣,分明聽得有不散的香氣,幽幽與人,一縷一縷去人煩乏。 如果,看天色,穹頂乃黑雲,而四沿皆有光漫溢,蒼茫更尤。 電光,明明滅叶落背后,晨曦依旧滅。雨欲下未下。 遠一點的地方,除瞭一點輪廓,象征諸野之寂寥外,再沒有別什麼內涵瞭。蓑翁阻於茅廬,隻能用心情裡的些許閑適,於飛秒馳分裡,消損形容。 誰可以化無聊的等待,為微妙的閑隙呢?流動,飄離,這些清逸爱是给自己一的動作,無以秉承自然的意志。無意而有益,無味而生味矣。 彷徨,總是心靈的常客,於春於夏,於秋於冬,成為鑲嵌於每一環年輪的珠貝,色彩並不繽紛,隻是不合事宜的與人訕訕。 於是,蓑翁罔矣。窮目千裡,而不得之所要也。 攬虛憑空,煙雲之形色,不曾彌至靈魂的世界,疏松抑鬱,以闊閎的面積,分散密麻之瑟瑟。 蕭蕭然,飛而不滯,前之前,後之後,皆其所掠。 倦倦然,懸而不落,上之上,下之下,皆其所侵。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98
注册日期 : 13-09-30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wj123.soulunta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